一下

这么可爱吗
存一下图

【六金】One Shot Ⅴ

某人某SOME:



*糖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感觉没有怎么写过五金:)




5.


 


“前辈对我真的不怎么上心吧,一直都这么游刃有余。”


 


“来,再一次。”姜义建放下手机,站在镜子前拍手。练习室里响起一片哀哀的抱怨声,但人倒是都三三两两地站了起来。


“这遍结束就休息。”姜义建活动了一下手腕,补充道:“等会谁错的最多就去买水。”


“朴佑镇!预定!”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头,大家哄笑成一团,都开始喊:“朴佑镇!朴佑镇!朴佑镇!”


朴佑镇靠在墙边,抱着胸冷笑一声:“不会是我的。”


“唉——”一阵嘘声。站在他旁边的人说:“如果是佑镇的话得再买点别的才行,这小子最近真的很会给人添麻烦。”


“那个等结束了之后再说。”姜义建打了个响指,“给音乐。”


 


五分钟后,朴佑镇闷声不吭地把自己大衣披上往门口走。身后一群人起哄:“请客啊朴佑镇!”


朴佑镇硬邦邦地回了句:“没钱。”


姜义建瘫在地上说:“去吧,不急,把心情整理好再回来。”


朴佑镇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推门走了出去。


如果有那么简单,他早就整理好了。


 


朴佑镇总是想,金在焕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是拒绝了,但是好像又留有余地。他不由自主地回想对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是每一个眼神,然后试图去解析直到最细微的部分。结果统统是徒劳。他读不懂这个男人。


邕圣佑有一次看不下去了,直接对他说:“干嘛喜欢他啊,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不喜欢不就好了。”结果被姜义建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瞪得闭了嘴。


虽然自己喜欢上金在焕的理由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是那还要怎么解释?这可以解释清楚吗?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放弃也变得困难?


不要再去想。至少现在不要再想。朴佑镇对自己说。


可就在他推开一楼大门的那个瞬间,这个想法立刻宣告失败。




朴佑镇维持着推门的姿势,愣怔地看着门外背对他站着的身影,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前辈……?”他不确定地叫了一声。


那个人转过身来。他还是像那天一样穿着黑色外套,灰纹格子围巾包住了大半个脸,只是没有背吉他。金在焕把围巾往下扯扯,弯着眼睛笑。“不是说了叫哥吗。”


朴佑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他又说了一句:“我是来找姜义建的,能帮我叫一下他吗?”


一时间没人说话。朴佑镇一动不动,握着门把手的指节发白。


金在焕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他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向朴佑镇走近了些,稍微向前探了探身,说:“怎么,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找他的话打电话不就好了?我是来找你的。”


 


看见朴佑镇僵硬的表情,金在焕心情很好地站直身子,又说:“外面太冷了,能不能进去说?啊,你现在有空吗?”


朴佑镇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往后退了几步,把门开大了点,说:“没关系,我现在有时间。前……在焕哥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金在焕看了一眼朴佑镇因为抬起手而露出的一截手腕,“你们明天不是要去比赛了吗,来看看你。”


……这又算什么。


朴佑镇忽然觉得很委屈。他眼睛一酸,差点流下泪来。他赶紧掩饰地低下头,哑着嗓子说:“……前辈你真的很……”


金在焕等着他往下说。


“前辈对我真的不怎么上心吧,一直都这么游刃有余。”朴佑镇感觉这些日子以来内心的情感快要压抑不住,只能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不过我也明白……我真的很喜欢前辈,但是我不喜欢喜欢上了前辈的自己。所以我……”


我觉得很辛苦,也想要放弃了。


可他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把这句话说出来。只能低着头沉默。


所以他看不见金在焕的表情。


 


“你的性格真的很差劲。”姜义建说。


“一个人在那里思前想后,一个人做出全部的决定。可是这又不只是你的事情,为什么因为你自己的原因就让别人那么难过?至少,我说,你要问问他怎么想吧?还是你要永远这样,拒绝所有的可能性?”


“像傻瓜一样又怎么样,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当一次傻瓜不也很好吗?……话说现在几点了?”


金在焕还没能从之前的感情里缓过来。他把手伸出去,让姜义建自己看表。这时点餐台里有人喊他:“金在焕,轮到你了。顺便把这杯拿给你旁边的那位先生。”


“我自己拿。”姜义建应道。他去取了自己的美式咖啡,又走回来对金在焕说:


“给他一个机会,就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不可以吗?”


 


tbc.




*你们老说金在焕游刃有余我就想到要有这么一出


*看来这篇东西要比我想象中的长

评论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