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

这么可爱吗
存一下图

[produce101/湖原line]The Aftermath

借問酒精何處有:

——大推Fromm的The Aftermath(feat.旼泫)


——沒有攻受之分


 


 


親愛的,今天起風了。


 


 


金在煥拆開玻璃紙,敲著菸盒,抖落一根香菸。


壓力上來時,他從來都不能逃脫已經溶入血液中的菸癮。


 


金鐘炫叼著菸過來,手擋住風,按下超商買的廉價打火機。


看著火焰的那一刻,金在煥竟然可笑的感覺到了一點溫暖。


 


他們蹲在牆角,抵擋季秋時節刮起的冷風。金鐘炫看著天上的灰雲發呆,夾在指間的香菸想到的時候才會抽上一口。


金在煥可以說是迫不及待,狠狠吸入迫切渴望著的尼古丁,讓肺葉被脹滿,菸頭的火光在他吸入的那刻明亮,最後又消退為陰沈天氣裡的一點微弱光芒。


 


金鐘炫開啟一個尋常的話題,金在煥認真的回應。他們很快就把第一根菸抽完,心照不宣的再點燃一根。


 


「幸好雨到上班前就停了。」金鐘炫的頭靠著圍牆,把菸放進嘴裡前淺笑著說。


「是啊,不然就要溼答答的來上班了。」金在煥應著,從鼻子吐出雜質的白色煙霧。


 


 


他會不會記得要多加一件衣服?把睡得亂糟糟的頭髮順一順再出門?


他應該還是要擠地鐵上班,轉兩次車,帶著滿滿的睏意和早晨車廂裡對世界的敵意。背上的吉他會被嫌棄,被指責時會皺著鼻子小聲的道歉。


他即使早上胃口都不是很好,也不忘咬幾口難以下嚥的麵包墊胃,好讓他不會在接下來繁忙的工作中感到不適。


 


金在煥被燒到盡頭的香菸燙到了手。


 


 


 


親愛的,昨晚下了一場大雨。


 


 


鄭世雲跟黃旼泫都是臉色鐵青的進到會議室。


旗下成員和女友的親密合照曝光,網上謠言紛飛,他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了解狀況和做出回應。


 


他們在會議室裡開了將近四個小時的馬拉松會議,被放出辦公室時已經過了飯點。


 


「今天沒時間吃飯了。」黃旼泫在整理下一場會議要用的資料時,順手從抽屜拿了一包餅乾給鄭世雲,「晚上再一起去吃點好的吧。」


「謝謝哥。」鄭世雲接過那包蘇打餅乾,拆開後分了黃旼泫一片。對方將餅乾叼在嘴裡,抱著一疊資料前往五樓新人開發部開會。


 


鄭世雲在吞下第三塊餅乾後,慢吞吞的收拾好東西,準備去錄音室處理新專輯的製作。


 


窗戶外面的天氣讓人心情沮喪,灰色的鐵幕籠罩著首爾市,隔著玻璃也彷彿能感覺到戶外的寒冷。


 


手裡的咖啡已經冷卻下來,感覺不到任何溫度。


 


 


他應該又會因為太忙碌,只用一杯咖啡,從早餐撐到下午。


他的菸癮如果又犯了,就會把兩根香菸當作午餐,再配一杯不加糖的咖啡。


他的睡眠很淺,昨晚的雨下得很大,吵雜的雨聲應該讓他睡得不安穩。


精神不濟的話,他大概又會開始亂說話,跟做出很多很奇怪的反應吧?


 


「叮——」


鄭世雲猛然回神,急忙步出電梯。


 


 


***


 


鄭世雲喜歡那個閃閃發光的金在煥。


 


在學校裡的金在煥是風雲人物,ensemble教學時老師愛他愛得要死,在一眾同學之間總是率先表揚金在煥。校外他跟別人組了樂團,在弘大做busking也累積了一點人氣。鄭世雲偶爾會在Youtube的推薦列表看到有人上傳金在煥他們表演的影片。


抱著吉他輕鬆唱著Her的他看起來是世上最快樂的人。


 


鄭世雲是在一次期末團體報告和金在煥熟識起來。他們的組員在報告前一天耍雷,約好一樣的一起消失。金在煥和鄭世雲在24小時的連鎖速食店,一邊詛咒其他組員一邊做ppt。當他們步出速食店時外面的天已亮,兩人邋遢不堪,見到鄭世雲憔悴的臉色和一夜長出的鬍渣,金在煥竟是掩著嘴開始瘋狂大笑。


鄭世雲一開始感到莫名其妙,但是看金在煥笑到快往生,他竟然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他們到超商買了一杯廉價咖啡,站在路邊喝完後才告別,回宿舍補眠。


 


因為報告產生了革命情感,之後上必修課他們也習慣坐到一起,下課後一起去吃點心吃飯,順便討論要呈現的表演的和弦和編曲。


 


要變得親密很難。他們花了一點時間確立朋友關係,然後花更長的時間變成摯友。晚上會一起喝酒、聊聊心事、要做什麼事時會第一個想到對方的那種程度。


 


要走進一個人的心裡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鄭世雲很有耐心。


他是個願意等待的人。


 


他在退伍後收到金在煥的訊息,約在學校附近的年糕鍋店。在吃完年糕鍋後,金在煥支支吾吾著,透露了告白的訊息。


 


「不是習慣做什麼事都跟你一起了嗎⋯⋯就覺得,之後一起過也是不錯的。」金在煥摸著奇異果般,只有短短頭髮的頭,有些尷尬地說。


 


「啊,我也,喜歡哥啊。」鄭世雲低下頭,向來都是悠閒形象的他,第一次這麼的窘迫。


 


金在煥的手覆上鄭世雲的,一點點的收緊。


下午的年糕鍋店裡沒有其他顧客,老闆娘在櫃檯打瞌睡,店裡只有風扇轉動的聲音,混雜著牆上電視機裡主播播報新聞的單調語氣。


他們看著彼此,緊緊握著彼此的手。


 


明天首爾各地會有雷陣雨,要嚴防大雨。


 


鄭世雲注意到,那個金在煥視如珍寶的念珠戒指,已經摘掉了。


 


 


***


 


金在煥做夢了。


 


醒來時外面的天色還沒亮,金在煥揉了揉頭髮,在床上呆坐一下後,光著腳走去廚房。


 


他依靠在流理臺,就著夜色從抽屜裡翻出頭痛藥,配著涼水吞下半顆。


金在煥疲倦的闔上雙眼,他才剛睡下兩個小時左右,再三個小時他就要上班,卻感覺不到一絲睡意。


手機裡的未讀訊息是金鐘炫交代他的待辦事項、晚上在超商買東西後的信用卡明細、黃旼泫的一張貼圖。


他仔細讀過待辦事項、已讀黃旼泫,在點開社交軟體後,卻又像是想到什麼的,退出了介面,點開與黃旼泫的聊天室。


 


[可以的話提醒他早餐不要再吃放很多天的麵包了]


 


金在煥的手指在傳送鍵上徘徊一下後,最後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刪掉。


 


看來他今晚注定要失眠了。


 


 


分手時他們表現得比在一起時還冷靜。


聖誕節前的週末,沒有開暖氣的租屋,地上因為鋪了毛毯而不會太過寒冷。


金在煥躺在鄭世雲的手臂上,倒數著將至的分離。


 


——如果當朋友的話會輕鬆一點吧。


——不能停止想像最後分別的那一天,如果我們沒有在一起的話,就不用害怕著那一天的來臨,不是嗎?


——我們在一起,比較像是因為太過熟悉彼此,不能習慣對方不在身邊的空白,而選擇一起生活。但是那不是愛情,對吧?


——如果我們最後發現還是愛著彼此,那我們再談一次戀愛吧。


——我會等你。


 


金在煥不太確定他到底說了哪些話,但是鄭世雲提出的分手要求,他確實答應了。


 


「在煥哥。」


「菸少抽一點,要趕快戒掉了。」


「咖啡不要喝太多。」


「不要太累,不要一直工作忘了睡覺。」


「不要因為減肥不吃東西。」


「在煥哥啊⋯⋯」


 


「知道了,我可是哥啊,你不要對我一直碎碎念。」金在煥揉亂鄭世雲的頭髮,裝作不悅地說。


「怕以後沒機會了。」鄭世雲用很輕的聲音呢喃著。


      


金在煥突然覺得眼眶好熱,鼻子發著酸。


可是不能哭啊,已經說好了,要笑著告別的。


他抬起手臂,壓住了眼睛。


 


鄭世雲把東西都搬走後,金在煥躺在已經沒有溫度的毛毯上,看著空落落的天花板。


他的菸癮,這輩子大概都戒不掉了。


 


 


***


 


公司有個前輩對他表現過好感。


前輩也是溫溫和和的個性,相處起來很舒服,又因為同鄉,他們總是有聊不完的家鄉話題。


鄭世雲知道對方有追求他的意思,他也有想過,是不是和前輩在一起,他就能從金在煥那裡解脫。。


 


這樣也許他就不會再夢到金在煥,夢到躺在地板的下午,他們從此在對方人生中缺席。


 


「世雲,要不要考慮跟我交往?」深夜的候車亭裡,前輩把頭靠在他的肩上,用很低的聲音問。


鄭世雲垂下視線,他想到了金在煥拔去念珠戒指的手指。前輩擱在腿上的那雙手很乾淨,就連首飾都是不常戴的。


他遲疑一下後,牽住了對方的手,一點點的收緊。


 


 


當初金在煥握住他的手時,也是這樣平靜的心情嗎?


 


 


但是再一次戀愛比想像中還要困難,即使是睡在前輩身旁,他還是夢到了金在煥。


夢到在系上運動會玩著大象口紅瘋狂失控的金在煥,歪歪斜斜的在體育館裡奔跑。鄭世雲醒來時發現自己嘴角還是帶著笑的。


 


最後是前輩提了分手,鄭世雲內疚到不敢直視眼眶泛淚的前輩。


「世雲啊,感覺是我單方面的纏著你呢⋯⋯這樣的喜歡太累了。」


 


後來前輩被調去企劃部,鄭世雲也減少了跟前輩的聯絡。


 


 


他開始慢慢了解到,有些事情,一旦改變後,就不能夠再回復成原狀。


像是撕碎的紙、凋謝的花瓣、酸掉的牛奶、被侵蝕的海岸。


愛過一個人的心,角落有一塊就這樣缺失了,空落落的,在夜深人靜時或寂靜的時刻提醒著遺失的那個位置。


這種空虛會跟著他們一輩子,不是誰和誰道歉、誰和誰和解、重新愛上誰、遇到一個對的人、重新在一起就能夠填補的空缺。


 


鄭世雲到現在才慢慢地了解到,他們註定要帶著這樣的空虛,假裝沒事的繼續生活下去。


 


 


***


 


又下雨了。


金在煥在雨水敲打屋簷的節奏下醒過來。


 


他已經很久沒做夢了。


 


金在煥光著腳走到陽台,天氣已經變得很冷,他在推開落地窗的剎那打了一個噴嚏。


金在煥坐在那張被鄭世雲留下來的躺椅上,看著這個城市深夜後零星的燈火。


 


他現在睡了嗎?


睡得還安穩嗎?


天氣很冷,他有記得把暖氣打開嗎?


有記得吃飯嗎?早上還是很沒胃口嗎?


現在和誰在一起?生活過得還不錯嗎?


 


金在煥疲倦的闔上雙眼。


 


 


天就快亮了。


 

评论

热度(23)

  1. 一下借問酒精何處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