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

这么可爱吗
存一下图

【六金】Demons | CH 01

张芝七_:

可能会有大面积OOC(?

因为那条宿舍消息和hom新加入的双人舞部分而延伸出的脑洞🤠【小天使与恶魔宝宝】。

应该不会太长会尽量利落地完结的(因为怕时间太长忘掉脑洞

总之会加油的(鞠躬
---------------------------------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接下来可能要离开这里。”

看上去就很高级的精英男无意识地用右手食指敲着桌面,慢慢地对餐桌对面的男孩子说道。

“但是房子也不打算卖掉,所以你可以继续租赁。但是我想把我原先住的部分也租出去……”

对面穿着校服的男孩子并没有直视他,视线下垂好像盯着面前的白开水,栗色的刘海乖乖地伏在额头,很乖巧的样子。

黄旼泫想到下午嚎着要自己把房间腾出来的新住户,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为眼前的孩子担忧。

虽然和这个孩子也没有什么交流。尽管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但因为自己过于忙碌且颠倒时差的工作,和作息准时的学生并没有经常的见面。

啊这么乖巧……希望不要被金在焕祸害到。

黄旼泫暗自伤神,想到下午和金在焕的见面就开始头疼,耳边高分贝的聒噪挥之不去,眼前似乎还是金在焕黑皮衣铅笔裤马丁靴上那闪瞎眼的铆钉在闪闪发亮。

因为工作原因即将离开首尔所以想和老友道个别,没想到对方张口就纠缠着自己的房子,理由居然是玩摇滚被父亲发现,再一次被赶出了家门。前几次都躲在姜义建或者邕圣佑家,但是没有长久的落脚之处好像是个很大的问题,正好黄旼泫要离开首尔于是便理所当然地把主意打到了黄旼泫身上。

“……那样的话,你可以接受吗?”

黄旼泫悲伤(?)地看着眼前的弟弟问道,有点于心不忍。

“啊……可以的,我没有关系。”

是有点低沉的……但是很好听的声音啊。黄旼泫想。上次听到他说话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好像这个叫朴佑镇的弟弟还处在变声期……

所以自己和房客的关系是有多么糟糕?

既然已经达成了协议,黄旼泫就提上了家当离开了自己的房子,临走前还不忘口头威胁了一下金在焕,告诫对方不许在自己的房子里玩高分贝的音乐影响房客弟弟和邻居的休息,不许把自己的房间涂鸦地和金在焕的眼线一样糟糕,顺便叮嘱了一下不许欺负房客弟弟。

“房客弟弟一个人从釜山过来学习,我邻居阿姨把他托付给我要我好好照顾这个弟弟,你这个大恶魔不能影响他骚扰他不要露出你头上的恶魔角知道了吗understand?”

金在焕和搬运工人道别后,用肩膀夹着手机唯唯诺诺地称是,心里暗道黄旼泫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和尹智圣前辈一样唠叨。

虽然他“夸奖”自己恶魔人设的行为很值得称赞,因为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嘻嘻嘻。

在“是是是是,好好好好…”的应答声中间打开了房门,金在焕探头看了看屋内,漆黑一片。看了看手上的表好像没到放学时间,房客弟弟应该还没有回来。拿着手机也没有办法利落地把行李都搬进来,于是干脆坐在门口的箱子上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应付黄旼泫。

好不容易挂掉了电话,还没从箱子上站起来,就听见身后传来好听的低音炮。

“啊……或许……需要我帮忙吗?”

搞音乐的金在焕主唱以自己的职业素养一秒判断出这是和自己完全不同音域的嗓音,并且风驰电掣地在脑海里描绘出一个高大学弟形象,啊就像在乐队练习的地下室上方那家便利店里打工的后辈权玄彬一样。

以至于回头的时候金在焕自然地看向了天花板的方向。

扯蛋。空的。

下调了视线看到一个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穿着校服的男孩子,嘴巴抿得很紧,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天生严肃。书包好好的背着,领带好好地系着,衬衣扣子很严肃地扣到了最上面的一颗。

金在焕觉得自己看到了高中时期的郑世云……太乖巧了。

想想自己高中时期从来不系的领带,金在焕突然觉得手掌疼,被老师打掌心的感触又出现了。

唯一不同的是郑世云和自己都是下垂眼,而这孩子眼角上扬。啊真羡慕呢……因为下垂眼自己每次画眼线总是很幸苦,为了描出酷炫狂炸的舞台妆可没少受苦。而且下垂眼总是太过乖巧,不适合自己这种酷炫的摇滚boy人设,导致金在焕现在已经是不画眼线不想见人的级别了。

“啊……是……是的……吧……?”

还没有把“吧”字说完就看见校服男生开始默默地往屋子里搬箱子。

背着一把吉他站在门边的金在焕目瞪口呆,觉得黄旼泫教育自己不要欺负釜山来的房客弟弟是正确的。因为这个弟弟的人设实在是太天使系了。

耿直的金在焕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也就这么问了。

“啊或许……你的英文名叫Angela……吗?……”

“啊嘤?”

认真搬运箱子的朴佑镇抬头歪了一下脑袋。

“呃……”

金在焕并不是很想把这么智障又突兀的脑子一热提出的问题再问一遍,感觉像个傻逼。顺便在心里为这位天使系弟弟无意间卖的萌点了个赞。

“不啊。我的英文名有点好笑,叫……初二的时候朋友给起的。”朴佑镇像是不好意思一样不露齿地微微一笑。

英文单词被拖拉箱子尖利的吱呀声给盖住,金在焕没有听清,但想想初二的朋友起的左不过是什么无比中二的名字,并且自己实在是不想再问一次这种傻逼问题,就当作没有发生一样把最后一个箱子抬了进门。

朴佑镇在他身后关上了房门,把走廊上的灯光隔绝在门外,地上两人几乎完美重合的影子消融在一片黑暗里。

我的英文名叫Lucifer。

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嚣张跋扈,恶心人的存在。

这可能是黄诸葛先生的第一次判断失误。

TBC

评论

热度(191)